首頁 > 審計之窗 > 理論研究

加強扶貧審計推動精準脫貧研究

來源:自治區審計廳課題組  作者:   發布時間:2019-09-05 23:44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扶貧開發工作,將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作為基本方略擺在更加突出位置,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論斷、新舉措。黨的十九大報告強調指出“讓貧困人口和貧困地區同全國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是我們黨的莊嚴承諾。要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扶貧工作事關我國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能否如期實現,是堅決打贏“三大攻堅戰”的關鍵一環,是“十三五”時期黨和國家各項事業的重中之重,也是國家審計的重點任務之一。《國務院關于印發“十三  五”脫貧攻堅規劃的通知》(國發〔201664號)和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建立健全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實施機制的意見》《脫貧攻堅責任制實施辦法》(廳字〔201633號)明確要求,審計機關要加強對脫貧攻堅政策落實和重點資金項目的跟蹤審計。

廣西審計廳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認真落實自治區黨委、政府對脫貧攻堅工作的決策部署和廣西脫貧攻堅“十三五”規劃要求,圍繞廣西脫貧攻堅目標,把扶貧審計作為全區審計工作的重中之重持續推進。自2015年以來,舉全區審計之力,科學謀劃、全面統籌扶貧審計,充分發揮審計在推進廣西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中的監督和保障作用。

筆者總結了近幾年廣西扶貧審計工作取得的突出成果、特點和亮點,調查分析了扶貧審計存在的問題及不足、工作推進中存在的困難,并圍繞進一步加強扶貧審計推動精準脫貧,對下一步工作進行了思考。

一、近年來廣西扶貧審計工作情況

(一)對貧困縣實行審計全覆蓋,發揮審計“助推器”作用

廣西審計廳切實加強對扶貧審計的統籌部署,整合全區審計資源,實行統一組織領導、統一工作方案、統一審計報告、統一審計處理、統一對外公告的“五統一”審計原則和“上審下、交叉審”的審計方式,形成“一盤棋”,做到每年開展扶貧審計,逐漸增加扶貧審計在年度審計中的比重,將扶貧審計內容列入各類審計項目同部署,消除審計盲區。2015年至2016年,統一組織全區各級審計機關對全區54個國家和自治區扶貧開發重點縣財政扶貧資金管理使用情況實行審計全覆蓋,抽審金額為75億元,審計查出財政扶貧資金在分配、管理、使用環節存在問題751個,涉及金額32.6億元,占審計金額43.47%2017年至20183月,根據審計署和自治區黨委、人民政府部署,在前面全覆蓋的基礎上,再對20個貧困縣(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政策貫徹落實和扶貧資金分配管理使用情況進行了審計,以及對5個貧困縣進行了易地扶貧搬遷專項審計調查,合計抽查了扶貧資金148.18億元,涉及2166個項目、120個鄉鎮、638個村,并入戶走訪了1555個貧困家庭,發現問題金額62.69億元;20184月至7月,對全區33個國定貧困縣和片區縣開展了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支援資金審計,抽審資金8.58億元,涉及327個項目、101個鄉鎮、132個村,入戶走訪了395個貧困家庭,發現問題金額9079.71萬元。2016年至20186月,各市(縣)審計局組織實施了78個扶貧資金審計項目,抽審扶貧資金44.13億元,發現問題金額14.31億元。

(二)嚴肅查處違法違紀問題,發揮反腐敗“尖兵”作用

廣西審計廳在開展扶貧審計中圍繞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基本方略,突出“精準、安全、績效”主線,堅持問題導向,揭示脫貧攻堅政策措施落實和扶貧資金分配管理使用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并深入分析發現問題體制機制制度層面的原因,提出改進和加強扶貧資金項目管理、完善相關制度措施的意見和建議。總體上看,廣西全區貧困縣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和自治區黨委、人民政府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決策部署,脫貧攻堅責任層層壓實,政策措施進一步落實,攻堅力度加大,脫貧攻堅取得顯著成果。

(三)對具體問題進行具體分析,從體制機制上促進問題的解決

對審計查出的問題,廣西審計廳和相關市、縣審計機關已依法出具審計報告,提出處理意見,要求相關責任單位及時整改,并對相關貧困縣的審計整改工作進行督促督導,力促審計整改工作落到實處,確保審計作用切實有效發揮。

一是高度重視,明確責任。廳領導班子對扶貧審計整改工作高度重視,對督促整改工作進行了部署和安排,明確由分管廳領導組織落實。

二是健全機制,全程跟蹤。逐步建立審計發現問題整改督導制度,進一步完善跟蹤檢查和服務機制,將扶貧審計整改情況納入重大政策措施落實跟蹤審計等審計項目中進行跟蹤檢查,督導被審計單位不斷整改完善,推動各地區、各部門把審計結果及其整改情況作為扶貧績效考核的重要依據。

三是推動完善制度,杜絕再犯。在督導問題整改過程中,高度關注審計建議的落實情況,對審計發現的典型性、普遍性和傾向性問題,建議有關縣和部門及時研究,完善管理制度和工作機制,推進完善統籌整合使用涉農資金、精準扶貧和精準脫貧的制度措施,從源頭上杜絕“屢審屢犯”問題。

四是以政務信息、審計要情、審計情況專報等形式向自治區黨委、人民政府匯報扶貧審計情況,分析扶貧領域問題的癥結,提出具體建議,提供決策參考。

二、廣西扶貧審計存在的不足及原因分析

為深入了解、充分掌握當前扶貧審計工作存在的問題和困難,筆者先后赴區直扶貧主管部門、市(縣)審計部門進行實地調查了解。通過與單位主管領導交談、召開扶貧審計組成員座談會、填報調查表、查閱扶貧審計檔案等方式,結合近年來對市(縣)審計機關的扶貧審計工作的業務指導及與區直扶貧主管廳局的溝通交流情況,總結歸納出當前廣西扶貧審計存在的不足,同時深入分析其產生原因。

(一)從審計質量上來看,各市(縣)出具的審計報告質量參差不齊,問題的廣度、深度存在較大差別

部分市、縣基層審計機關出具的扶貧審計報告仍然存在審計問題層次不清晰、處理處罰尺度不一致、審計建議評價泛泛而談等問題。制約審計報告質量最主要的因素是審計人員的職業能力與綜合素質的高低,但也與法規政策的熟練掌握、審計證據的收集、審計疑點分析的深入程度、相關質量控制制度的執行等因素息息相關。

1.政策理解不夠透徹從而影響審計效果

一方面扶貧工作是一項政策性很強的工作。廣西各級審計機關突出扶貧政策措施貫徹落實情況的檢查,自2017年起,每年《扶貧審計實施方案》把易地扶貧搬遷、產業扶貧、健康扶貧、教育扶貧、金融扶貧、生態扶貧、社保兜底扶貧、東西部扶貧協作和社會扶貧等17個扶貧專項政策貫徹落實和資金分配管理使用情況等全部納入主要審計內容中,因此對政策的理解透徹度、把握好政策的尺度是做好扶貧審計的前提。另一方面,部分審計人員開展扶貧審計的經驗較少,有些審計組甚至還是第一次接觸扶貧審計,只能邊審邊學,無法做到吃透政策、心中有數和嚴把標準,更不能判斷實際情況發生的合理、合法變通,導致審計實施方案要求關注的扶貧政策落實情況沒有全面的檢查。橫向比較,個別審計報告揭露的問題數量少且比較表面化,難以起到對貧困縣脫貧攻堅工作“體檢”的作用,反映出審計組沒有嚴格按照審計實施方案的要求進行審計。

2.證據采集不夠細致從而影響審計質量

扶貧工作涉及的部門多、內容多、考核體系錯綜復雜,審計人員在解析問題中應堅持“誰主管誰負責”等原則,將扶貧責任分清,把問題弄得明白。然而,扶貧工作的特殊性決定了扶貧審計證據資料收集相較其他類型審計項目,存在更多復雜性和易漏歸的隱患。本次調研發現,有的審計報告中反映的問題,雖做到了事實清楚、數字準確、定性恰當,但由于取證不夠細致、充分,導致缺少違規主體、時間、主要情節、金額、違規點或后果等基本要素,責任主體不清晰,產生問題的原因不明,從而造成的危害或后果不清,處理意見不夠妥當。

3.疑點分析不夠深入,影響審計效果

在扶貧審計中,很多審計發現的問題都不是孤立存在的,需要從多方面進行考慮。審計人員只有運用知識和經驗,建立起合適的疑點識別規則,才能進一步有效地對疑點進行挖掘和分析。但部分審計人員沒有總體把握不同問題之間的內在聯系,尚未形成從全局、整體、關聯的角度看問題的審計思維,沒有沿著扶貧資金的流向一路追蹤,一審到底。對于需要進行細致審計的,沒有細致,而是按照常規的審計方式走一道程序,對重點和容易出現問題的環節沒有深入審計。有些問題表面上不“顯山露水”或表現程度較低,若不從細節著手,不發揮審計職業敏感性,就無法抓住線索深挖細摳,拓展查核的深度。

(二)從審計視野上看,部分市縣政治站位不夠高,不能充分發揮審計為國家治理、經濟運行保駕護航作用

當前廣西各級審計機關基本已實現對脫貧攻堅領域的審計全覆蓋。在自治區、市、縣各級審計機關里,扶貧審計幾乎都是最重要的工作任務。但是,少部分審計機關在開展扶貧審計中,還存在著政治站位不夠高和思想禁錮、思想懈怠等問題。

政治站位不夠高體現在:審計組開展扶貧審計工作缺少應有的政治高度 , 審計項目以微觀性掩蓋了總體性。審計人員不自覺地把自己的視野局限于法律法規和政策文件的規定,那些法律未曾規定的、有關農業農村社會發展的決策很少進入審計人員的視野和思維。在審計實踐中,一些審計人員雖然關注到扶貧開發工作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發現阻礙新事物發展落地的體制性缺陷,但由于沒有站在國家治理的高度去思考,沒有跳出單個的審計和微觀層面看待問題,從而沒有進行深入調查查證, 最終無法反映影響精準脫貧體制機制方面的問題和深層次矛盾,無法形成有分量的審計建議,未能為黨委、政府提供決策參考。

思想禁錮、思想懈怠主要體現在:一是在思想上,沒有意識到審計組當前的審計行為與脫貧攻堅以及貧困群眾之間的緊密聯系,沒有意識到審計是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巨大促進力量。  

二是審計業務往往局限在法律法規和當前政策文件規定的事項內實施,遇到到新情況、新問題缺乏思考,沒有從客觀、公正、貧困群眾的全局利益角度去看問題。有些審計人員沒有搞清楚問題的真相,就憑以往的經驗,簡單隨便的定性,敷衍處理了事。三是就事論事、就審計論審計,沒有去思考如何促進解決脫貧攻堅中出現的共性問題,沒有從完善體制機制建設層面提出具體的建議。

(三)從審計結果應用看,大部分扶貧審計結果未能向社會公告,不利公眾了解扶貧資金審計監督情況

公開是公正的生命線,促進審計公開,才能讓公眾感受到審計的力量。精準扶貧過程中,扶貧政策措施的實施和扶貧資金的使用事關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因此,讓每一個公眾都能了解扶貧審計的結果是政府信息公開的要求,也是扶貧資金陽光化監督管理的要求。但是,在同級審情況下,市、縣級審計結果公開的程度不高。2017年,市、縣審計機關完成扶貧審計項目52個,對扶貧審計結果進行公告的僅有5個,占9.62%。多數市、縣政府或審計機關的門戶網站沒有扶貧資金審計結果公開的內容。個別市、縣審計局雖然發布了扶貧審計公告,卻由于當地政府干預等原因,公告比較籠統,僅公布了一些常見的、普遍性的問題,對于整改情況也是簡單帶過,流于形式,不利于群眾了解審計的真實情況,從而無法了解扶貧政策措施落實和資金管理使用情況。

三、扶貧審計工作推進中的困難

(一)審計力量不足

自治區本級和設區市兩級審計機關專職從事涉農資金審計的人員僅有61人,縣級審計機關從事審計業務的人員平均為7-8人,基本無專門從事農業審計的人員,更談不上專門的農業審計機構了。面對扶貧審計全覆蓋、持續開展扶貧跟蹤審計新要求,繁重的審計任務與有限的審計業務力量很不匹配,基層審計人員經常跨界和超負荷工作。部分市、縣級審計機關由于業務人員少、年齡老化、專業結構單一等原因,只能開展一些扶貧專項資金審計,而未能單獨組織對一個貧困縣扶貧政策措施落實和資金分配管理使用情況的審計。

(二)審計獨立性有限

一是由于體制上的原因,“同級審”受制于地方政府,審計的獨立性相對較弱,得不到充分發揮,審計深度、廣度不夠。同級政府在領導和管理精準扶貧工作上存在的問題往往得不到充分披露。審計查出的一些重大問題在市、縣里就被“消化”了,重大問題不在審計報告反映,不向上級審計機關反映,存在審計風險。

二是由于脫貧攻堅工作的政治任務嚴肅性,相當一部分市縣審計機關根據當地政府的要求,還保留著扶貧開發專責小組成員的角色。他們參與了扶貧資金分配、政策制定、易地扶貧搬遷等工作的議事甚至決策,這不利于審計機關聚焦主業主責,一定程度影響了扶貧審計獨立性。雖然廣西審計廳印發了《關于開展清理退出議事協調機構工作的通知》(桂審辦〔20165號),在全區范圍開展清理退出議事協調機構的工作,但部分市、縣審計局尚未完全清理退出與審計法定職責無關或可能影響依法獨立進行審計監督的議事協調機構或工作。

(三)審計技術手段滯后

扶貧政策范圍越來越廣,扶貧工作涉及的領域越來越多,扶貧審計對象日趨復雜。基層審計機關特別是縣級審計機關,由于受自身條件所限,大數據、聯網審計等新技術、新方法仍無法完全掌握,依靠傳統的審計方法和技術手段往往效率低下。一是難以在現有條件下完成審計全覆蓋的艱巨任務,以廣西某縣2016年的扶貧資金情況為例,該縣共實施1092個扶貧項目,涉及12個鄉鎮,資金量105224萬元,在審計人員11人、現場審計時間控制在40個工作日的情況下,無法實現對所有扶貧資金、項目逐一現場核實,僅能通過傳統的審計抽樣方式來確定審計重點。二是難以有效提升審計成果。傳統的數據分析過程,從數據的微觀、細節入手得到個體性的結論,審計數據利用存在有限性,審計成果較難從整體實施效果等宏觀層面得到提升;三是難以適應扶貧管理大數據化現狀。隨著大數據技術發展,廣西各地的扶貧管理方式也發生了重大變化,大數據管理成為扶貧新方式。然而部分基層審計工作尚未能跟上扶貧大數據化的步伐。

(四)扶貧領域新情況、新問題不斷出現

近年來,廣西舉全區之力調動各方資源和力量,全力抓好精準幫扶工作,創新了做法,積累了經驗,取得了顯著的脫貧攻堅成效。但是隨著脫貧攻堅的深入推進,新情況、新問題不斷出現。

一是深度貧困問題更加突顯。廣西目前的社會資源與精準扶貧對接機制不夠完善,扶貧項目和資金監管機制仍有不足,發展要素組合效率降低,加之深度貧困地區自身資源匱乏,甚至缺少扶貧資源進入和扶貧項目落地的基本條件,在很大程度上削弱了攻克深度貧困的合力。

二是扶貧產業帶動效應難發揮。廣西貧困地區扶貧產業目前呈現向好發展的趨勢,取得了一定的減貧成效,但是扶貧產業面臨諸多新挑戰:產業轉型升級進展緩慢,通過特色產業帶動貧困戶增收脫貧難度增大三是扶貧政策措施未能及時完善。審計中常發現:一些部門和貧困縣對扶貧政策前后調整變化的銜接調適問題重視不足,新的扶貧政策出臺之后,地方層面的政策調試不及時跟上、補位,導致基層扶貧工作時常陷入被動。各縣迫切需要統籌性更強、效率性更高的扶貧政策作為支撐。

脫貧攻堅發展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也給審計工作帶來了新挑戰,審計機關和審計干部必須正確把握,既不能以新出臺的制度規定去衡量以前的老問題,也不能生搬硬套或機械地使用不符合改革發展要求的舊制度規定來衡量當前的創新事項。

四、進一步加強扶貧審計推動精準脫貧的對策建議

回顧近年來廣西開展的扶貧審計工作的情況,結合本課題調研分析,為切實解決好當前扶貧審計監督中存在的不足和困難,進一步通過審計推動精準脫貧,審計人員無論是從思維方式、業務水平、方式方法還是政策法規的運用,都需要不斷改進和提高。只有從較強的政治責任感、較高的政治站位出發,審計工作與扶貧工作密切結合,才能從較深層次揭露精準扶貧、精準脫貧政策措施落實中存在的機制體制性障礙或問題,在審計成效上有新突破。

(一)著力提升審計質量

一要廣泛深入、求真務實的學習,嚴于律己,提升水平。深刻領會《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對扶貧審計工作提出的新任務和新要求,更深刻認識加強扶貧審計工作的極端重要性,深刻認識加大對重點民生資金和項目審計力度的重大意義,切實將扶貧審計作為未來三年十分重要的一項審計工作。在學習中認清職責使命,結合扶貧審計工作實踐,帶著對貧困群眾的極端負責的態度,深刻把握黨中央對審計工作的新部署、新要求,及時關注把握脫貧攻堅工作的新政策、新要求以及重點問題,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以自身建設立信”的重要指示精神,找準自身建設的關鍵點,找準精準脫貧審計的切入點,找準推進扶貧審計全覆蓋的著力點。

二要在全覆蓋的基礎上突出重點、靶向發力。按照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審計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上提出的“三個加大”的要求,大力拓展扶貧審計監督的廣度和深度。加強全廳扶貧審計工作的統籌謀劃,圍繞三年行動計劃目標任務,統籌全區審計人力資源,科學謀劃,統籌銜接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審計任務,倒排時間、掛圖作戰,扎實推進扶貧審計全覆蓋。要進一步加強對東西部扶貧協作資金,以及非貧困縣扶貧資金的審計,確保2020年以前實現扶貧審計全覆蓋。摸清扶貧審計對象底數、強化年度審計計劃立項調研,主動與黨委政府和上級審計機關要求對接,提高項目計劃圍繞中心的精準性,切實發揮審計計劃在審計工作中的統領作用。制定中長期審計項目總體規劃,中長期計劃要立足全覆蓋,年度項目計劃要突出重點對象、重點項目、重點環節、重點敏感人員。

三要加強與其他部門聯動,進一步科學規范審計督查手段。脫貧攻堅工作能夠順利開展,取得成效,與各部門間緊密配合、形成合力是分不開的。然而,各種扶貧檢查督查太過頻繁,使基層政府部門疲于應付。除了上級扶貧部門的一些督察暗訪,關于扶貧資金、產業、項目等方面的各種檢查不間斷的經常性開展,有些縣區一個季度迎接各類扶貧檢查督查就有十幾次之多,一些檢查的時間長達半月之久,嚴重分散了基層政府和幫扶干部的工作精力。因此需要對檢查督查工作進行進一步的整合與規范,建立審計與相關部門的工作協調機制,進一步深化紀檢監察機關和審計部門之間的協同協作,加強紀檢監察與審計資源整合,推動扶貧審計成果向執紀審查成果轉化。要結合當前開展扶貧資金監管領域作風問題專項治理和各級黨委巡察工作,主動與監察委、巡察組對接交流溝通,加強通報、交流審計有關情況,及時獲取案件線索查辦反饋結果。針對扶貧資金監督中存在的問題,共同研究,共享成果,形成監督合力,也便于審計人員收集有價值的線索,在工作中確定重點和方向。

(二)以黨委政府需求為導向

要提高扶貧審計政治站位,必須以黨委政府需求為導向,堅持“黨委政府需要什么,審計機關就提供什么”的原則,站在國家治理全局的高度,主動對接黨委政府中心工作,積極推動審計成果轉化,努力實現效益最大化。一是結合當前扶貧領域腐敗、作風治理,加大對損害貧困群眾利益、重大違紀違法、履職不到位、重大損失浪費、重大風險隱患等問題的查處力度,必須鍥而不舍、一查到底。并注重追根溯源,深入分析腐敗案件發生的規律,提出建設性意見,推動建立健全不敢腐、不能腐的制度機制。二是強化問題整改跟蹤督辦。對扶貧審計查出的問題,嚴格落實整改主體責任,建立問題清單,明確整改期限,實行整改消號。善于借助黨委、人大和政府力量推動審計整改,實行分層次、立體化跟蹤督辦,對審計整改不力的,加大責任追究。三是強化綜合分析研究。注重從微觀入手查處問題,從宏觀層面聚焦黨委和政府決策需要、推動農村農業振興發展、促進扶貧政策措施落實、解決精準脫貧難點問題等開展綜合分析,建立完善審計情況綜合分析及報告機制,加大審計情況深度挖掘。凡是精準脫貧攻堅戰中存在的普遍性的、突出的問題,都應進行深入分析,都應有信息反饋,著力從體制機制制度和管理層面提出有效化解難題、促進問題解決的意見建議,供黨委政府參考決策。

(三)強化以服務脫貧攻堅為重點的審計監督

按照“扶真貧、真扶貧”的要求,進一步規范扶貧審計督查的形式。一是建立多維度、多層次的扶貧審計監督體系,緊緊圍繞“兩不愁、三保障”,以現場考察貧困村貧困戶產業發展情況、基礎設施建設情況、農民增收和住房安全情況等扶貧實效作為審計監督的重點導向,把好檢查督查工作的正確方向,同時加強對扶貧政策措施落實情況監督,提高基層扶貧工作的規范性、有效性。二是建設全區統一的扶貧審計情況定期報送機制。各市、縣審計機關與自治區審計廳對接,向自治區審計廳定期報送開展扶貧審計的總體情況,包括審計投入人力和時間、審計項目類型、項目數量、組織方式、抽審資金量、覆蓋貧困縣數量,以及對東西部扶貧協作和對口幫扶資金項目開展審計情況,以及黨委政府領導同志對扶貧審計工作批示指示情況等,全面掌握全區各級審計機關扶貧審計工作開展情況和取得的成效。三是規范扶貧工作問責和激勵機制。審計中要注重發現和總結各地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工作中好的經驗做法,積極推廣運用。凡是有利于扶貧脫貧政策措施落實,有利于維護貧困群眾利益,有利于推進財政資金統籌使用和資金績效的提高,有利于資源節約利用和保護生態環境的創新舉措,要堅決支持,鼓勵探索,提升扶貧干部幫貧帶貧的工作積極性和榮譽感。

(四)加強審計方法創新

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堅持科技強審,加強審計信息化建設”的重要指示精神,堅持扶貧審計向科技要效率,運用科技手段實施智慧審計。一要加強大數據分析。扶貧政策的落實情況難以用一個鄉、一個村、一個項目的建設情況來反映。僅靠抽查不能反映政策措施貫徹落實中存在的問題的全貌,不利于發現審計重點及疑點,只有數據分析的結果才能直觀全面地說明政策落實情況。只有通過推動大數據在扶貧審計中的實踐和應用,提高扶貧審計效率和審計深度,通過全面的數據分析,才能更好地實現審計目的。二要結合政策規定建立分析模型。扶貧政策范圍越來越廣,研究理解扶貧政策是做好扶貧審計數據分析的前提,只有掌握扶貧政策的具體內容和要求,才能全面、完整的提出數據采集需求,有效利用數據形成審計思路,建立精準的數據分析模型。三是構建扶貧審計大數據平臺。持續加大數據采集力度,推進數字化審計模式,在廣西數字化審計管理平臺的基礎上,探索構建扶貧審計大數據分平臺。對被審計單位的財務數據和業務數據進行檢索、查詢、比較、歸類、追蹤、合并、統計等,從海量數據中迅速發現疑點,提升扶貧大數據關聯分析能力。利用自治區、市、縣三級聯動核查機制,將審計疑點數據下發到市縣審計機關,對市縣審計機關大數據核查工作進行指導,緩解部分基層審計機關計算機審計人才缺乏、電子數據采集存儲分析能力薄弱的困難。

(五)加大基層審計公開力度

扶貧資金管理要求“陽光化”,審計監督也要“陽光化”。信息公開透明是政府公信力的一個保障。審計部門應該同其他部門一樣,積極主動公開扶貧審計信息特別是有關扶貧資金分配、管理和使用情況的信息,推動基層實現扶貧資金的陽光化管理。審計機關通過及時地發布審計結果公告,打開渠道,讓貧困群眾了解扶貧政策和資金項目信息,促使扶貧對象參與到監督中來。針對當前審計公開的問題,筆者建議:一是要在縣級審計機關的官方網站上及時發布審計結果的信息,并且把是否發布作為審計部門績效考核的重要方面。二是在鄉鎮的公告欄上或者是村民公告欄上發布精準扶貧審計結果的信息。發布的內容要通俗易懂,必要時可以加以說明和解釋,以方便農民群眾對審計情況的準確了解。三是審計的信息要詳實,對于扶貧資金的使用以及相關的審計結果信息,除涉密的以外,均可公開,最好把資金的流向,資金的使用情況全方位的反映出來。

(六)加大整改跟蹤檢查力度

扶貧審計應把扶貧資金問題的整改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一是按照“誰審計,誰負責跟蹤檢查”的原則,就審計報告指出的問題逐條梳理,進行深刻剖析,找準問題癥結,有的放矢,對癥下藥,建立整改跟蹤檢查工作臺賬,開展跟蹤檢查,督促相關地方、部門和單位整改落實到位,建立健全“管理長效機制”和“解決的長效機制”,并認真核實整改情況,嚴防“整改造假”。二是對未整改到位的問題,詳細查明原因,明確整改計劃,重點跟蹤檢查扶貧審計中反映的追求短期效應“壘大戶”、“造盆景”等焦點問題。在督導問題整改過程中,高度關注審計建議的落實情況,對審計發現的典型性、普遍性和傾向性問題,推動有關縣和部門制定完善制度措施,從源頭上杜絕“屢審屢犯”問題。三是不斷完善跟蹤檢查和服務機制,積極協調扶貧、財政、移民等扶貧主管部門,指導整改任務較重的縣,完善整改措施,將審計整改工作落實情況納入扶貧領域作風建設的重要內容,赴被審計縣進行專項檢查或將整改情況納入重大政策措施落實跟蹤審計等項目中動態跟蹤,推動有關地區、部門把審計結果及其整改情況作為扶貧績效考核的重要依據。

 

 

課題組組長:陳勇新

課題組副組長:林洪偉、周祖敏

課題組成員:梁榮耀(執筆)、陸麗源

复式中足彩任选9场奖